英雄墙上刻着您闪亮的名字

新濠影汇

2018-11-08

英雄墙上刻着您闪亮的名字摄影并撰文/余红春“爸爸▓,儿子来看您了▓!”清明节前夕,在京郊中国航空博物馆,面对“蓝天魂”广场英雄纪念墙上父亲的名字,我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 人民空军成立60周年之际修建的英雄纪念墙形似双翼▓▓,一翼为“英模墙”▓,一翼为“英烈墙”▓▓,分别镌刻着为人民空军建设发展作出卓著功绩的262名英模人物的名字▓,以及为人民空军建设事业英勇牺牲的1772名飞行员和空勤人员的名字▓。

墙前的“蓝天魂”雕塑和“胜利之火”▓▓▓,时刻守护着这片圣地▓▓▓。 空军某部官兵缓步瞻仰英雄纪念墙,表达对英雄模范和英烈们的崇高敬仰和深切怀念。

一朵菊花▓▓,寄托着我对父亲浓浓的思念。

英雄纪念墙前的“蓝天魂”雕塑和“胜利之火”▓,时刻守护着这片圣地▓。 7年来,每到清明▓,我都会带着两束鲜花来到这里,缅怀两位亲人。

右侧的“英模墙”上▓,刻有我舅舅的名字(1964年被空军授予荣誉称号▓,2011年8月病逝)▓;左侧的“英烈墙”名录中,则有我父亲许有君的名字(原名余忠鹏,1976年8月在一次飞行训练中牺牲)▓。

舅舅是长子,母亲到了出嫁的年龄,姥姥希望她成为军嫂,就让从放牛娃成长为航空兵师长的舅舅帮助介绍对象▓。 姥姥对母亲说:“飞行员最优秀▓,政治合格▓、思想过硬、身体健康▓、容貌端正▓▓。 ”就这样▓,母亲认识了父亲,成为一名飞行员的妻子▓。

在舅舅和母亲眼中▓,父亲是个优秀的男人▓。 舅舅告诉我▓,父亲在一次飞行训练中遭遇飞机故障▓,为了保护国家财产安全▓,他没有及时跳伞而牺牲▓。

母亲回忆说,父亲的飞行技术特别出色▓▓,曾经给外国飞行员当过教官▓,还曾经在华北某机场迫降成功▓,挽救了一架飞机……然而,在我出生刚过百天时▓,父亲就魂归蓝天▓,永远离开了我们。

小时候,我最不愿意别人说父亲,更不喜欢老师留的作业与父亲有关▓,因为我连父亲长什么样子都说不出来▓。 我也很羡慕小伙伴们可以和爸爸妈妈牵手同行,而我只能拉着妈妈和姐姐的手……长大后,我和姐姐都成为了空军军官▓▓▓,姐姐还在母亲“飞行员最优秀”的思想影响下▓,也嫁给了一名战斗机飞行员▓▓。 如今,我们早已理解了父亲当年的选择▓。

“爸爸▓▓▓,我知道您并不孤单▓,因为您与许多有着共同精神和信仰的英灵相伴▓。 ”远看“英烈墙”▓▓,那些按照牺牲年月顺序排列着的英名▓,是一个肃穆而整齐的军阵▓。 作为烈士子女▓▓,每一次前来这里瞻仰▓▓,我的心中总萦绕着别样的情愫。 我知道▓▓,这面墙上镌刻的1772个名字的背后▓▓,是1772个平凡而又非同寻常的家庭。

每次到“英烈墙”前,我都会遇到前来祭奠的人。 烈士们牺牲时▓▓,有的刚刚20岁出头▓,还没有体验生活的美好;有的初为人夫▓、人父▓▓,还没能尽到对家庭的责任▓;有的接近飞行的最高年限▓,却把生命献给了钟爱的事业▓▓▓。 这些名字▓,蕴含着人民空军的精神血脉。

抗美援朝▓、国土防空、战备训练、抢险救灾……国家安全至上▓,人民利益第一,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依然从容而去▓▓,把忠魂写在蓝天上▓。

和我家一样▓,“英烈墙”上许多烈士的家庭没有一张全家福▓,有的烈士甚至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

能够与父亲合张影▓、拍张全家福,是许多像我一样的烈士子女最大的心愿▓。 为了这个心愿▓,我向读者呈现一组烈士与亲人的特殊合影,以此表达我们无尽的思念▓。

举头望蓝天▓▓▓,致敬“蓝天魂”!英雄纪念墙建成以来▓,每年11月11日人民空军成立纪念日▓,空军都会在这里隆重举行纪念仪式▓。 致敬英烈,致敬“蓝天魂”▓▓。

怀念团圆牺牲于1946年烈士:蔡云翔1945年10月▓,蔡云翔等人受党中央派遣,从延安出发赶赴东北参与筹建航空学校。 蔡云翔和航校建设者们以高昂的革命热情▓,在炮火硝烟的战争环境中奋勇开创▓,于1946年3月1日组建我军第一所航空学校▓▓▓,并出任教育长▓。 1946年6月,蔡云翔驾机执行运输任务时▓▓▓,因飞机失事壮烈牺牲▓,年仅28岁。

当时他的爱人刚刚怀有5个多月身孕▓,蔡云翔没能看到女儿黄波出生。

2017年清明节前夕,在美国生活的黄波回国祭奠父亲▓,并带着父亲的照片在天安门前留念▓。 牺牲于1951年烈士:王宏典1950年11月▓,王宏典担任刚组建的航空兵某师副师长▓,曾代理师长主持师里工作▓▓。 1951年3月7日,他在飞行训练时不幸牺牲,年仅29岁。 他的妻子1949年11月生下女儿王兵不久▓,因劳累患病去世▓▓。

王兵自小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1965年▓▓,因老人年纪大▓▓,家境困难,王兵找到父亲生前所在部队,部队首长把她安排在一名副政委家生活▓。

王兵将父母的照片和自己童年的照片用电脑合成一张“全家福”,一直随身携带。 王宏典烈士的女儿王兵在家中展示她的“全家福”▓。 牺牲于1966年烈士:刘业孝1966年9月17日,空军4架战机升空▓,追歼越境侵入广西领空的敌机并将其击伤,4机编队中的4号战机飞行员刘业孝为了全力掩护机群战友▓,耗尽了油料▓,在迫降时不幸牺牲▓。 刘业孝烈士牺牲时还没有结婚。 2016年9月17日▓,在这场空战发生50年后,原空军某部20多名老飞行员从山东▓、河南等地来到广西南宁▓,追忆当年空战场景和刘业孝烈士的感人事迹。

刘业孝同母异父的弟弟熬水吉(中),手捧哥哥的遗像▓▓,与他的战友们合影。 牺牲于1976年烈士:许有君(原名余忠鹏)1976年8月18日▓,我的父亲许有君(原名余忠鹏)在执行飞行训练任务时▓▓,因飞机发生故障不幸牺牲,年仅33岁▓▓。

如今我和姐姐都已成长为空军军官,穿着军装和父亲拍张“全家福”▓,一直是我们的心愿。

但姐姐一家和母亲生活在东北,而我在北京▓▓,始终没能如愿▓。 这张“全家福”,是母亲和姐姐、姐夫与父亲的遗像合影后▓▓,再把我和妻子的照片PS上去的。 2017年清明节前夕▓▓,在父亲牺牲40多年后▓,本文作者余红春(后排左二)用电脑合成了这张“全家福”▓▓▓,表达对父亲的无尽思念▓▓。 牺牲于1988年烈士:罗明星1988年5月12日,空军某部飞行员罗明星在一次飞行训练中不幸牺牲,年仅27岁▓▓。 原本他计划陪妻子在医院待产▓▓,但妻子等到的却是两名处理后事的军人▓。

1个月后,他们的女儿出生了▓,烈士的战友们在训练之余▓,集体查阅字典▓,最后帮他给女儿取名为“嵘”▓,意为峥嵘岁月▓▓。

罗嵘追随父亲的遗愿▓,参军入伍▓▓,并嫁给了像父亲一样的战斗机飞行员▓。

2017年3月23日▓,罗明星烈士的妻子带着与丈夫生前的合影,在女婿驾驶的战斗机前和女儿一家拍照留念▓。 牺牲于1995年烈士:陈明文1995年5月16日▓▓,空军某部飞行员陈明文在一次航空运输任务中不幸牺牲▓,年仅31岁▓▓。 儿子陈德航一心希望继承父亲的飞行事业▓,却因视力未能达标而与招飞失之交臂▓▓▓。

高考后他进入军校▓▓,毕业分配到父亲生前的部队▓,成为一名航材助理员。 他希望通过自己严谨细致的工作▓▓,保障飞行员安全飞行▓▓。

 2017年3月21日,陈明文烈士的妻子抱着唯一的一张全家福,与手捧父亲军装的儿子合影。

牺牲于2006年烈士:申长生当年▓,儿子申依林高考时▓,空军某部试飞员申长生毫不犹豫地替他填报了军校。

看着父亲和哥哥穿着帅气的军装,女儿申依欣从小也对空军蓝有着深深的向往▓。 2005年高考时,她同样选择了军校▓,成为一名空军学员。 申长生和身为警察的妻子(蒙古族)很开心,在女儿上军校后第一次春节放假回家▓,他们照了这张全家福▓▓▓。

没想到几个月后▓,55岁的申长生在某新型飞机科研试飞训练中不幸牺牲▓,这张照片成为全家人最后一张合影。

2006年春节▓,申长生(前排右一)与家人拍的最后一张全家福▓▓▓。

牺牲于2010年烈士:冯思广2010年5月6日晚▓▓▓▓,空军某部飞行员冯思广和中队长张德山驾机在连续起飞训练中发动机骤然停车▓▓,为避免飞机坠落在人口稠密地区▓▓,冯思广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和张德山一起果断改变飞行轨迹,自己因错过跳伞最佳时机,壮烈牺牲▓,年仅28岁▓。 2011年4月5日▓,冯思广烈士牺牲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家人与他的遗像合影。 (部分照片由烈士家属提供)编辑/刘万平▓▓。